我真的很甜

十月围城

   这场烧,白宇整整发了三天三夜。对于十月西安城里突生的腥风血雨,他是一概不知的。他整日昏睡着,身上烫得像火,又软得像墙根下的烂泥。偶尔清醒过来,也只是扭着头吐得昏天黑地,直到吐无可吐了,才又闭上眼,也睡不安稳,嘴里念叨着胡话。倒也没什么别的,就讲“对不起”,又说“别走”。


   躺在床上的白宇什么也记不起来,只知道自己做错了事,害了人,心又跳得厉害,像是小时候看过的腰鼓戏。他浮在天上,忽又沉进水里,没什么是真切的,只有流淌在骨头里的震颤,还有一个名字。那人跟他说人痛的时候就得要有个念想,想明白了,想透彻了,就能好起来。可白宇,他的命是别人给的,...

2018-09-23 热度(3)

被禁止打字,但是不能被禁止思考

2018-09-22 热度(1) 评论(1)

立个flag!搞一篇山竹相关的机甲!没错就是那个山竹!

2018-09-18 热度(1)

混乱邪恶(片段)

链接在评论kkkkkk
我再也不搞了。全篇搞出来大概也会只放微博了

2018-09-16 热度(1) 评论(1)

我该说什么好……又!被!屏!了!可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啊!

2018-09-16

我,第一次,被屏蔽,了。

2018-09-16
算了算,零零碎碎算下来今年到现在居然写了有5000+了!可喜可贺!
最近什么都写不出来...脑子空的一塌糊涂!要休息一阵子了!
2018-09-14

特别喜欢鱼鱼的一点是!

是手残就有身为手残的自觉

他能直面弱点甚至可以抱着必胜的决心去向他人展现它的存在


可能是因为我这人总死鸭子嘴硬,尤其热爱无视掉自己的缺点并假装不存在,所以才格外欣赏这样光明磊落坦坦荡荡的人吧

2018-08-23 热度(1)

老张的女装场合

巷口有光亮的地方传来了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的声音。

乳峰高耸的脱衣舞女郎沿着码了一溜的空酒箱走到他面前来,套了丝袜的小腿白皙笔直,指尖燃着一根女士香烟。她夹着烟送到黑瞎子嘴边,让残留在滤嘴上的淡紫色唇膏印贴着他的嘴唇,空着的那只手指尖顺着他皮衣胸前的线条滑下来,在手背上轻轻刮蹭了一下,

“尝尝?”

黑瞎子似笑非笑地含住被塞进唇缝里的烟,吸了一口。

薄荷爆珠,带着一股化妆品的甜腻味道。

女人个子很高,踩着八公分的细高跟几乎能与他平视。他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勺,凑上去接吻。没吐净的烟从唇齿的缝隙间溢出来,消散在夜晚浓重的雾气里。


外面传来带着醉意的说笑声,砖墙随着舞曲的低重鼓点颤抖着,仿...

2018-08-22 热度(1) 评论(4)

817限定

凌晨四五点的时候我跑出去放了个水,回来借着廊灯就发现他眼睛睁着,看样子是根本没睡着。我挨着床沿蹭过去,伸手去摸他的脸,蜿蜒的纹路在我手心里淌开来。他扭头错开我的手,又把身体往里挪了挪,留出了半边床。

“疼得厉害?”

他点点头,看着我。

我叹了口气,站在床边把手搓热了才脱鞋钻进被子里。床对于两个成年人来说太小了,我侧着身子搂住他,用手去按摩他的胳膊。

“这样舒服吗”

我从他的手腕一寸一寸捏上去,在肘部的位置捂了一会儿。他的大部分关节都已经坏损得很严重了,风湿,骨质增生,还有因为缩骨导致的经常性脱臼让他只能长时间地躺在床上,忍受着从皮肉底下传来的刺痛。


火车进站了,从窗帘后面透了一...

2018-08-19 热度(1)
1/6

© 江蚊子
Powered by LOFTER